« 上一篇下一篇 »

有聲小說網邀您欣賞《情非情非愛情》

  有一個江西女孩,第一次來上海找她的親戚,沒有找到。在迷茫和悔恨中,遭遇一個青年的欺騙和調戲,真是禍不單行。後來遇到我,我幫她買了返程的火車票,安排住宿,送她上車。她很感動,回到家裏打了長途給我,表示感謝。


  在火車站的地道口,她碰見我,向我求救,說她第一次來上海,不曉得火車站在哪。我陪她去了售票處,排了十幾分鍾的隊代她買好第二天上午返程的車票。她接過車票,遞給我一瓶礦泉水,我才認真端詳了她一下:一米五幾的個子,瘦瘦的,瓜子臉,黃色的T 恤衫配著淺蘭牛仔褲,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站在我面前。喝完水,我要離開,她遞上身份證:“我不是壞人,看看我的證件。”接過身份證一看,知道她是江西人。她凝視著我:“看出來,你不是壞人。大哥,求求你,我第一次來上海,幫我找下十多元的旅社,好嗎?”


  于是,陪她找旅社。晚上七點,才下榻在一家便宜的旅社也要40元一夜。我要離開,她不讓走,她的目光緊緊盯著我,又重複那句話:“我第一次來上海,你陪陪我好嗎?”看她的樣子,我不由地生起恻隱之心。我在江西插過隊。二十歲時關節腫痛不能走路,是生産隊裏一位大伯用板車送我去公社衛生院治療。現在的小女孩不是也和我當時的情況一樣麽?單身一人,需要幫助,我能不問她嗎?我去辦理了住宿手續,她住樓上,我住樓下。又去超市買了兩套毛巾、牙刷、牙膏,住下來這些都要用上。


  晚飯後,我陪她去了超市廣場。第一次看到那麽多顧客,人流熙攘,和她一樣年紀的女孩穿著洋氣時尚,她非常羨慕。第一次乘房間電梯和樓梯電梯,看到那麽多人站著瞧著指手劃腳,她感到驚奇。第一次坐在長長的條凳上享受著中央空調吹來的習習涼風,她的性情格外舒暢。她打開心靈的扉門,向我訴說她的故事。她姓況,今年24歲,家住贛南山區,家裏經濟條件不好,當地又沒什麽好掙錢的地方。


  聽說上海生活好,掙錢多,她神往有一天去看看。看見村裏的男女青年先後去廣州、上海打工,她心動了。可媽媽不同意,不放心她單獨外出。那一天,她和媽媽大吵了一架。夜晚,趁父母熟睡獨自離開家,坐汽車,乘火車,投奔在上海浦東打工的表姐。在上海,由于地址不對只好打電話家裏詢問,爸爸說找不到地址先回來,媽媽爲她病倒在床,于是只好返程。在去火車站路途中,一位的哥騙她上車,轉了很長時間索要100元錢。在車上,還動手動腳,摸她胸脯。她很害怕。後來碰見我,感覺象她的表哥,忠厚,體貼,善解人意。來到這裏,又開了眼界,感到很快樂。我說,你向往辛福生活是對的。現在你媽媽生病,肯定對你不放心。你先回家,和媽媽談談,讓她放心,然後你再來上海。一個女孩來上海打工很不容易,要學點手藝,盡快適應城市環境,同時還要注意保護自己。只要自己辛勤工作,努力奮鬥,你會成功的。


  回到旅社已經10點。在她房間裏,我從包裏拿出毛巾、牙刷、牙膏遞給她。她猛地抱住我,說:“吻吻我!”我一下驚呆了,我還沒碰到這樣的事情,我想推開她,她死死地抱住:“你真好!你不吻我,我就不讓你走。”我摸了摸她頭發,“不要這樣,好嗎?”她“嗚嗚”地伏在我懷裏哭泣著。就這樣僵持,萬一有人推門進來多尴尬呀!我臉紅地吻了她額頭一下。她反哭爲笑,“我是最幸福的人,現在你要幹啥子就幹啥子。”我要幹啥?我有些不高興了,我必須盡快離開。


  回到自己的房間,心情很不平靜。我是有家室的人,女兒已有二十多歲,我要對妻負責。然而,面對女孩的境況,我能生氣嗎?雖然今天的人際關系日益紛繁,但人與人之間還是需要互相關心和幫助,人們還是渴望友愛和真誠呀!


  第二天清晨,我敲開她的房門,只見被子疊得四方四正,毛巾已放在挎包裏。她拉著我的手,“謝謝你,你娶我做你老婆吧!我不要彩禮,我會做飯,洗衣,還會織毛衣。”我沒吱聲,她又說:“你現在就可以做,現在沒有人,真的,沒事的。”她用這種方式來向我表示感謝,我該怎麽辦呢?我從包裏拿出全家三人照遞給她:“你看,這是我的一家。”她又哭了,伏在我的懷裏輕輕地哭著。看來,又刺痛她的心。


  女孩終于離開了。她坐在火車上,對著窗口向我頻頻招手,火車徐徐離開上海車站。第三天,她打來長途,第一句就是:謝謝你,你對我的情!而我與她說的最後一句話也是:有一種情,不是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