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有聲小說網邀您欣賞《幸福來自“我”的邀請》

  “幸福是什麽?你覺得他是幸福,那他就是幸福。”,對于這個世間萬事好壞的評論,也不過就是循著自己內心的那個參照罷了。


  本無對錯,只是我們看不開,看不盡世事難料,所以便自加肯定罷了。愛是什麽呢?是尋常生活當中不尋常的思念,是一些個圍繞在心裏的背影,牽動著的心情;是一日一日不斷的提醒著自我的感覺,那句關于愛的誓言然後在心裏默默的成型,也是自己對自己的許諾。


  是牽念,是難以放下的執著。


  是連接,是心裏一次一次的交融與重逢。


  是美,是優雅迷人的花開在心裏泛香。


  幸運有時候卻也是苦痛,只是經曆的人難以察覺罷了。還有什麽呢,不過都是在過去,不過都是在遠離,心在靠近的時候,時間也就無所謂去留了。留給別人的回憶,未嘗就不是一種枷鎖一種牢籠呢!我之自私,于無形之間早已存在,早已開始。


  都說愛是自私的,也都說愛是自私不起來的,都不過是彼此對于自私之定義不同罷了。我之覺得,愛,若是不能讓一個人心靈得到自由,而要在思念與回憶當中禁锢,便是一種自私了。


  什麽是愛,這個有萬千種定義的詞彙,卻很多終其一生以爲在愛的人都沒有明白過。但若愛的時候也可有想想,我爲何在愛,愛是什麽,那麽于己于人或許都有些好處。因這自我的審問讓我們清醒的知道,此究竟是何?


  但若是人生的某些事情,需要以不斷的懷疑或其他來充實,人生又一次複雜了。想得太多,會讓自己覺得累的。若能夠簡單一些,自是最好。但若能簡單到什麽都可以不想,則需要強大的心理與其他。


  楊绛先生說過,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後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後才知道,世界是我們的,與他人毫無關系。


  深燈下的靈魂,擁有著整個黑夜的狂歡。那時候走過的你,懷著怎樣一種敬畏的心情,這博大的胸懷,包含了多少無知的傾訴?風過之後,人過之後,什麽都不曾留下。當一本《先知》流過心底,是一種朝聖的心情。依舊是這樣,很多東西,是生于混沌無知當中,並無什麽其他界定,你之定義,終究只是無限裏之一有限,終究只是那無邊無想當中一個短暫的瞬間。


  認識,終究還是需要基礎的,而那基礎,也是將我們引向了最初就已經傾向過的地方,早已失去了平等,在一種不平衡當中尋求平衡,于一種偏見當中尋求正等,在牢籠之中打破牢籠,而又得到更大的牢籠。任何既已存在的形象,大概都已是一種牢籠了,我們需要在這種籠子當中窺探外界的博大,需要將眼睛看向外邊的風景,而不是裏面狹小的區域。


  如果將流于心中的形式放下,是否就是一種自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