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鄭人坑》

    小說有聲勝無聲,有聲小說網就到聽東方。


    老家小地名籮蔔灘有個鄭人坑,這裏的“鄭”字不是指姓,而是一個讓人毛骨然的故事。


    從表面看,這裏呈漏鬥狀,周邊是從上往下傾斜的莊稼地,最底下的則是那個“坑”。往下看去,它不過是一條狹長的、弧形的溝,很短,橫徑很小,兩旁長滿低矮的雜草、小樹,根本看不清“坑”的真實面目,不知底細的人或牛羊真有不小心掉下去的可能。雖然外表毫不起眼,卻深不可測,隱約可聞隆隆流水聲,據說有小路通往地下河,但一般人不敢走近。


    很久很久以前,這坑附近有一條由國都橋、雄磺礦、東嶽觀通往通津鋪、江垭,遠至桑植、大庸的大路,過往的生意人挑著貨擔,挎著褡裢,辛辛苦苦地行走在這條路上。因爲路途遙遠,常常走到這裏天便黑了,他們只得挨家挨戶去討歇,十分不便。


    因此,有對夫婦盤算著開個小客棧,地址就選在這個坑上。因爲這坑橫距離短,在上面鋪上木板就成,有客人來,墊上棉被就是床,省錢又省力。


    簡單至極的客棧很快建成,客人們陸陸續續來住了。夫妻倆嘴勤、手勤、腿勤,把客人們服侍得十分周全,生意人都樂意住在這裏。


    時間不知不覺中過去,夫妻倆的收入雖然不錯,但比起那些生意人的錢袋子還是嫌少, 財迷心竅的夫妻倆由羨慕嫉妒恨,慢慢醞釀發酵,一個喪盡天良的辦法最後敲定——謀才害命:先瞄准誰的銀兩多,等到深更半夜大家熟睡之時,將他所睡的木板抽出,讓人去坑底,錢歸我倆。


    爲了不動聲色、准確無誤,他倆白天反複操練這一串動作,想好了意外情況的應對辦法,直練到萬無一失才決定下手。


    這晚,他倆格外殷勤,把幾個客人安排得服服帖帖。生意人白天挑擔趕路,一路風塵仆仆,又有這麽舒服的床鋪,一倒下就像死去一般。


    行動開始。先咳了兩聲,沒有動靜;動了動木板,毫無反應。


    于是,他倆乘著星光輕手輕腳來到木板邊,心一橫,勁一鼓,抓牢木板,奮力一抽,刹那間人掉下了坑,一聲不響,緊跟著又將木板複原,不響一聲。


    次日天亮,夥計們發現某人不見了,問夫妻倆。回答得幹脆利落:“他說要趕路,天麻麻亮就走了。”


    可憐這人的妻兒老小左等右等不見親人歸,焦急萬分。翻山越嶺向同行的人打聽,大家聽後十分驚訝!這條路山多土匪多,又有老虎、狗熊,該不會遭遇不測?再則是鬼迷了路?壓根兒沒想到店主夫妻。


    第一次得逞,沒了人性的夫妻倆一不做,二不休,吃了子膽樣如法炮制。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幾次之後,人們對小客棧産生了懷疑。爲了探個究竟,生意人不露聲音色地觀察了好些日子,終于有一天逮了個正著。就在他倆抓住木板的一瞬間,生意人縱身跳到了跟前,嚇得夫妻倆大叫饒命,連原先編好的謊言也忘了。


    生意人怒不可遏,“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木板一抽,他倆下坑去了。


    後來,人們便給這坑起了這個名:“鄭人坑”。按家鄉話諧音,這個“鄭”是“沉”或“浸泡”的意思。


    這個故事是真是假沒人探究,反正民間一直這樣流傳,一代又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