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亡國騎士》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有片美麗古老大陸,大陸上城堡林立,如同我們熟知的中世紀。大陸上有兩個大王國,一個是在北的北王國,一個是在南方的南帝國。


    故事要從南方的一條泥濘小道講起,一位身材消瘦的披皮甲騎士騎著棕色矮馬,他一頭黑色垂肩直發、枯井似的黑眼睛、一臉胡須...泥濘小道通向山林深處,越是往深處走去,道路兩旁高樹林就越是茂密。騎士用眼向前看去,前方十幾步像有層薄雲霧牆,樹林雜草叢間躲著不少顔色各異叢林野花,濃重異香定是來自這朵朵小野花;林中傳來鳥兒叫聲,由于此地寂靜,這就像鳥兒在騎士耳邊歌唱;樹叢間不時傳來‘沙沙聲’同時帶來陣陣寒意。


    騎士沉浸在美妙環境中,正要爲此地吟唱一曲民謠,這時眼前薄霧中淡出幾個高頭大漢的身影,一名大漢高聲的叫喊打斷了騎士,這名大漢喊道:“停下!看你像貴族,我不想殺你,你錢財給我,我放行!”騎士仔細看了看前面攔路人,不過是四名手持生鏽刀矛身穿破布衣的攔路賊,他直接從腰間拔出匕首投向帶頭的攔路賊,接著又拔出了短劍趕著矮馬向攔路賊沖殺過去,騎士兩劍砍死兩個賊,而最後一個賊被騎士砍死前也砍到騎士的左腿兩三刀。


    騎士左腿一直流血,他騎著馬穿過死屍繼續往前,不知過了幾時,騎士因爲太累只好下馬靠坐在路邊一棵小樹下,他看著仍在不停流血的左腿昏了過去。


    當他睜開雙眼,騎士發現自己身躺在茅草鋪墊的木床上,木床被擺放在一個狹小木屋內,騎士還在疑惑時,床腳方向的門口走進來一位身穿整潔布衣的獵人,獵人直接走到騎士床前問道:“你是南國貴族嗎?”騎士感到驚訝,但還是起身坐在床上回答一聲:“是,我是個貴族。”獵人聽到回答向後退了幾步低下頭放慢語氣說道:“對...對不起大爺,我問的太直接了,我只是不確定才問的。”騎士大笑一聲也說道:“哈!你穿的這樣整齊,我還以爲你是本地貴族,不怕,我不會殺你,是你救我一命,我多謝你呀!”獵人又接著回答道:“不是我救你,是住在附近的一個女子,他不止救你,還收集草藥幫你止血,不過你從早晨睡倒下午,女子早就走了。”


    騎士聽完想起身,可是左腿還是十分無力,他只好又躺回木床上。獵人終于擡起頭說道:“你還不可走動,我會負責服侍你幾天,過幾天你才能下床走動。”騎士想了想回答道:“好吧,我會給你幾塊錢幣感謝你,但你幾天後要帶我去見那位救我一命的女子!”


    騎士就這樣在獵人小木屋中休息了兩三天,獵人每天都會烤最好的肉排,烹煮最棒的肉湯遞到騎士手中,騎士每天也都扶著一根木棍到處走動。果然三天後他就能扔掉木棍下床走路了。他根據獵人的指示獨自一人沿一條小河尋找救命恩人的住處。


    他沿著小河走了許久,忽然發現了一位在河邊用木桶取水的少女,騎士沒有接近,而是躲進河水旁的樹林裏,他躲在樹後面偷偷觀察這個少女。那位少女身材苗條,穿藍色連衣裙、腰間系棕色腰帶、皮膚如雪一般的雪白透粉,一頭深黑色長直發被輕柔微風撩起,更是襯托出她那雪白肌膚。


    少女在河邊行走脫掉了自己的小皮鞋,她踮起腳尖輕輕踩著河邊有點刺癢濕潤的草地走向河流,接著她俯下下身子用纖細雪白小手提著木桶將水灌入木桶裏。這時騎士才注意到少女頭上還有朵紫色小花。


    就當少女用木桶裝滿水准備回到家裏時她發現了藏在樹林後面的騎士,騎士也邁著步子走到少女面前,走進一看才發現,這少女的雙眼竟是深藍色,目視她雙眼如飄蕩在深海中央。


    騎士顫了顫身子說道:“你好,你是救我一命的女子嗎?”少女微笑著用微弱的聲調回答道:“是,我幾天前救過一個受傷的武士,你恢複的很好。”


    騎士又問道:“我看你不像本地村姑,一定是外國女子,我以前聽說過北方有個大國國王被奸雄暗殺篡奪王位,而國王有一兒一女,統統都跑出了國境,傳說國王的女兒貌美,肌膚雪白,眼是深藍。”


    少女眨了眨眼回答道:“我是北國公主,王位被奸雄篡奪,我與母親連夜逃離王城一路落難到這裏,本地一位領主收留了我們,可他不敢聲張,只好將我們安居在這個人煙稀少的地方。”


    騎士聽完單膝下跪在公主面前,然後慢慢仰起頭說道:“你救過我,又是亡國公主,我會盡全力幫你報仇同時以你的名義奪回王位...但我有一個請求,我希望取回王位之後我能向你求婚,你點頭就算答應。”公主聽完沉默不語,但細細打量騎士一番後還是點點頭表示同意,然後騎士便回頭跑向馬廄騎上自己的矮馬奔向自己的領地。


    騎士回到領地後就馬上召集了百名武士,他帶著武士走過領地內的一座座村莊,每到一個村莊他都會大聲對村民們講到:“北國被奸雄壞臣統治,我要以舊北國國王之名殺奸雄奪回王位,追隨我之兵民將日日有飽飯,月月有賞錢!”騎士就這樣召集千人兵馬,然後又說服親近的貴族同胞們加入,他的軍隊多達五千余人。他又賣掉許多土地購足糧草,舉著舊北國王旗開始向北國王城方向攻去。


    北國居民聽講有外國義軍以舊王國名義敵對當今暴君,許多不滿暴政本地義軍都加入到了外國軍隊當中,義軍一路連破數城,一年之後就殺到王城牆下,此時義軍以達十萬余人。很快孤城就被大軍攻下,臣民們擁戴流亡國外的北國公主坐上了王位,公主成了女王。


    剛剛上位的女王和複國的騎士經常在王宮花園內散步,有時聊國政,有時聊花草,女王也許想著,這英勇騎士怎麽還不求婚?


    就在女王上位不久,許多大臣不滿一個外國小騎士統領全國大軍,于是大臣們僞造通敵信件,說騎士想與南國聯合敵對女王,請求女王撤除軍權,同時殺死騎士。女王假裝聽信了大臣們的勸告,當天就派人把騎士抓住,將他扔進大牢中。


    到夜空繁星照耀時,女王卻又獨自一人穿著帶兜帽的灰披風偷偷來到牢中窺探騎士,騎士發現女王的動靜後直接問道:“我知道我只是小貴族,不能高攀王冠所有者,可你爲何要我死?”女王聽完沒有回應,騎士又問道:“我可曾是你至愛?”女王聽完仍沒有回應,她加快步子回到宮中,只見她回宮路上淚如雨下。


    當天深夜騎士被追隨他的義軍救走,不久騎士又帶著他的軍隊圍攻王城,這次他以個人名義攻下王城,他驅趕了王宮內陷害他的大臣們,他同時又令人將女王囚禁在高塔中。沒等幾天,女王的弟弟被流亡的大臣們找到並立爲新北國國王,新國王又攻打王城,城內衛兵見是舊王國血脈,加上城內兵民早已厭惡內戰,衛兵們就打開大門轉而迎接新國王,城內衛兵將外國騎士再次扔進大牢,而且擁護新王登上王位。


    終于,新王下令殺死了外國騎士,騎士屍體被抛棄在野山林中,新王無法忍受自己姐姐曾經沒有試圖輔佐弟弟爲王,所以他以協助外敵逃跑叛國的罪名逼迫姐姐喝下毒酒,新王的姐姐很從容地喝下了毒酒,因爲確實是她協助義軍放走了外國騎士。


    不久北國居民就意識到新王不過是又一個暴君,可惜爲時已晚,南帝國見北國衰弱就開始發動,不到一年時間,北國徹底亡國。


    傳說有商人經過北方古王城野樹林,並在樹林周圍休息時會聽見耳邊像有人緩緩唱道:我乃深山木林孤魂野鬼,她是北國王宮高貴公主。我爲摯愛而死毫不後悔,路人帶我口信問那公主,我可曾是她至愛?


    古王城內有座字迹早已模糊的石墓碑,上面只有幾行字仍然依稀可見:北國公主...曾愛上一位南國騎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