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渡劫人》

    小說有聲勝無聲,有聲小說網到聽東方。


    豫東有個小縣城叫株野城,坐落在黃河故道旁。


    話說這黃河故道把小縣城一分爲二,中間有一座橋連接。這樣幾百年下來,一直到清末和民國初年,王家世代就居住在這座橋邊,爲了維持生計,王家就在這人來人往的橋邊開了一家餐館,兼開客棧。名曰:渡劫客棧。


    那時候可不像現在經商,那時候就是大隊的車馬,拉著貨,從一個地方運往另一個地方,當然,那時候還有劫道殺人搶錢搶貨的土匪。所以那時候的商人,行程都是經過周密安排的,每天天還未黑時,就要趕到一個比較繁花一點的鬧市區,找個客棧住下,等明天天一亮再趕路。除了出于這個原因外,這小縣城雖小,但處于交通要道,南來北往的商人都要經過這裏,所以王家的餐館客棧一直處于生意紅火的狀態,這也使得王家一直把渡劫客棧經營下去。


    而這個客棧傳到爺爺這一代時,由爺爺主管經營。在我眼裏,爺爺就是一個很無趣的人,沒事就待在一樓最裏面的那間屋子,鼓搗著自己的東西,我曾不止一次看到爺爺從地板下面的一個方形的洞裏拿出來一個褐黑色的小箱子,打開,翻弄一會兒,然後輕輕的鎖上,放回洞裏,然後把地上的木板鋪好。


    但爺爺最疼愛我,我喜歡和爺爺住一塊的原因是是他總會跟我講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講完還會加上一句:王塵,你信爺爺說的嗎?每次我都不知道怎麽回答,所以就裝作沒聽見,爺爺也總不會等我回答,依然忙著手邊的事情。


    童年的快樂就這樣,喜歡和爺爺在一塊。喜歡南來北往的客人,在店裏吃飯喝酒還有一路上的新奇的見聞。


    距離橋不遠處的河中央,有一塊高起的陸地,上面雜草叢生,這塊陸地像極了一只木魚。據村民說,每當陰天下雨時,這裏總是會起浪,狗兒,貓兒,羊兒什麽的掉入水中,就會不見蹤影。出于這個原因,我們小孩子是不讓去河邊玩的。從小就會被大人們恐嚇,說:小孩子或者一個人單獨去河邊,會被木魚吃掉的。


    16歲那年,淅淅瀝瀝的下著小雨。


    我和爺爺圍著爐子取暖吃飯,爺爺呀,這麽多年總習慣吃烤饅頭片。


    爺爺一遍吃一遍說:你想不想知道爺爺是做什麽的。


    我愣住了:爺爺,你說啥?你不是種地的嗎?


    爺爺不擡頭,繼續烤著饅頭片。


    爺爺不管一直在等待著的我,吃了幾口烤饅頭片,喝了幾口水,看著窗外,像思考了許久要做一個重大決定似的。


    緩緩說道:我是一個渡劫人。


    “啊”我一生語無倫次。


    “原來村子裏的傳說都是真的啊”


    “大概是吧”


    說完,爺爺走進屋子裏間,許久,拿出來一個箱子。


    那是一個褐黑色的烏木盒子,爺爺一生視若至寶的的盒子,除了爺爺沒有人看過裏面到底有什麽。


    我不由得好奇起來,細細端詳,這黑色的小盒子看起來精雕細刻,盒子上紋有九條白龍,相互纏繞,盤根錯節。鎖下面有一個類似于現代手表的圖案,我倒不知這是什麽寓意。


    沉思間,爺爺打開了盒子,小心翼翼拿出來一個類似于錦囊的精致小香包,打開來,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拿出來一塊和鎖下面的圖案一樣的一塊東西。


    遞給我,說“你要放好,丟了就會有性命之憂。”


    爺爺這句話一說,著實嚇了我一聲冷汗。


    爺爺說道:拿好,關鍵時刻能救命。


    一旦把那個渡劫戴在身上,你就成了新主人,他會陪伴著你,遊離于六界之外。


    從小到大,一直聽著一個流傳千年的傳說,就是說:故道上的那座橋午夜過了淩晨千萬不要到哪裏,這裏有一只木魚精,據傳以前有一只木魚精和一只烏龜精,後來發生了摩擦,結果木魚精趕走了烏龜精,當然還有的說它殺死了烏龜精。據傳每年都有淹死的小孩子。卻又因爲在繁華地帶,怎麽都擋不住孩子們在河邊打鬧嬉笑。


    話說天地初開,六界剛剛形成,就建立了自己的秩序,所謂六界,即神界、仙界、人界、妖界、魔界、冥界。古今天下,沒有不死的肉身,只有永恒的法身。而超脫六界之外,就可以逃脫六道輪回,永生永世不滅。


    幾千年的華夏文化,曆朝曆代都充斥著郁郁不得志的正義之士,一腔才華無處施展,郁郁不得志而抑郁一生,他們死後仍然對自己的抱負戀戀不舍,有一些強大不屈的靈魂便繞過六道輪回,仍然遊離于于人世間,他們不滿的怨氣日積月累,越來越重,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個遊離于六界之外的存在,他們非神,非仙,非人,非妖,非魔,非冥。他們不滿這世間規則,不信這世間正義,認爲自己才是正義的化身。因此他們不怕天道,逆天而行,以求匡扶正義,建立所謂的新的正義,制定新的宇宙規則。這些人就被稱爲:渡劫者。


    他們總是泄露天機,做他們所說的替天行道。


    而對于六界,這些有利于六界之外的渡劫人就看不慣神界、仙界和冥界對人界的命運的操控與掌握,更鄙視妖界、魔界對人界的迫害。總而言之,人界慢慢成了一個最弱小的那個。神界、仙界和冥界享用著人們的供奉,掌握著人界的生老病死和輪回,而妖界、魔界卻要吸食人的陽氣,人血甚至有時候把人迫害致死。這些不公平的六界法則,迫使一部分修行很高的人類開始不滿,他們潛心修行,強大到超脫了六界的桎梏,達到了終極自由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