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老秀才》

    清末,宿安魏家村出了一名秀才,名爲王茂蘭。王秀才雖說是一個在四外兩鄉有名的大財主,但是這個人多讀儒家之書,心存善良之德,常常以善修身,樂善好施,遠近聞名。


    在舊社會,農民十有九戶吃不飽穿不暖。夏末秋初,對于窮苦人家來說,正處于青黃不接的時候,夏季的糧食斷了炊,秋糧接不上頓。一天的午飯後,有一個調皮孩子光著屁股,饑餓難耐,揚著沾滿泥土瘦弱的小臉望著棗樹上還沒紅的棗兒直咽吐沫,瞅瞅四周沒人,偷偷地爬上了棗子既多又好向上爬的那棵樹,這正是王秀才家後道旁的那顆歪脖子棗樹。王秀才午飯後沒事打著飽嗝剔著牙出來遛彎下食兒。轉了一圈,他從自家屋後經過准備回家時,從不遠處看到一個瘦弱的光腚孩子在自家棗樹上正在專注地偷青棗吃。王秀才怕孩子受到驚擾從樹上掉下來,摔著,他大氣不敢喘,蹑手蹑腳的倒回去,遠遠的繞道回家。村裏的孩子偷他家的玉米,他看到後,從不叫喊,好像偷得不是他家的莊稼,與他無關似的,視而不見,就遠遠地走開。


    封建社會的地主老財富得流油,都是剝削窮苦人的血汗,王秀才也不例外。有了錢就想著買房置地,修房子蓋屋,這是中國人的傳統。王秀才有一年蓋了一座全村唯一的二層土樓。舊社會,社會不公,貧富不均,有的被逼無奈走上了偷盜之路,拉幫結夥見糧就搶、見物就拿,這樣他們不分窮人、富人長期打家劫舍,人們稱之爲“土匪”。有一天,有一夥土匪來魏家村搶掠時,王秀才讓村民攜妻帶子拿著值錢的東西躲藏在他家土樓裏避難,使村民避免了一場更大的劫難。


    據魏家村老人說,王秀才不但知書達理、心地善良,而且還寫了一筆好字,在當地很有名氣。有一天,魏家村有一姓李的人家死了人,正在辦喪,請他寫懸挂在二層喪棚上“天下太平”四個字。他娴熟的飽蘸筆墨,筆走龍蛇很快把字寫好。當把四個大字懸挂在二層喪棚上後,在場的人們才發現“天下太平”四個字寫成了“天下大平”。當時人們議論紛紛,“太大意了!”“作爲舞文弄墨的文化人,不該犯這樣的低級錯誤!……。”喪局上管事的掌櫃讓年輕人趕緊把條幅摘下來,請王秀才重寫。年輕人嘴裏嘟囔著、懶洋洋的搬來梯子去摘條幅。王秀才充耳不聞,視而不見,默不作聲,拿來筆墨。他看到那位年輕人快要摘到橫幅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王秀才把右臂一揚、手腕一抖,把蘸墨的毛筆向高懸在二層喪棚上的“大”字擲去,那支毛筆像一把利劍飛向“大”字,毛筆不偏不斜正好點到“大”字上,使“大”字瞬間變爲“太”字,“天下太平”四個字顯得更加蒼勁有力。爬梯子的那位年輕人看到在自己的耳旁飛過一個不明物,嚇得打了一個寒顫,出了一身冷汗,差點從梯子上摔下來。在場的人們驚得目瞪口呆,半晌鴉雀無聲,隨後人們拍手叫絕。不是王秀才沒有腦、沒有記性,他心想:“人們只知其一----我是個大善人;不知其二——我還有寫字一絕。借著人多,讓他們看看我的本事。”王秀才爲了顯擺顯擺自己的本事,在人們面前露一手,故意把“太”的一點漏掉,寫成“大”字。自此以後,王秀才聲名遠揚,四外兩鄉的人都知道魏家村有個王秀才,寫毛筆字是一絕!前來求字的人絡繹不絕,王秀才有求必應,從不拒絕,大多是無償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