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8zta0n"></big><bdo id="8zta0n"></bdo><table id="8zta0n"></table><dir id="8zta0n"></dir><ul id="8zta0n"></ul>
        • <tr id="9cuuvd"><option id="9cuuvd"><thead id="9cuuvd"></thead><div id="9cuuvd"></div><bdo id="9cuuvd"></bdo></option><button id="9cuuvd"><code id="9cuuvd"></code></button><tfoot id="9cuuvd"><table id="9cuuvd"></table><style id="9cuuvd"></style><kbd id="9cuuvd"></kbd><sup id="9cuuvd"></sup><span id="9cuuvd"></span></tfoot><form id="9cuuvd"><label id="9cuuvd"></label><blockquote id="9cuuvd"></blockquote></form><pre id="9cuuvd"><legend id="9cuuvd"></legend><li id="9cuuvd"></li><button id="9cuuvd"></button><dl id="9cuuvd"></dl></pre></tr><sup id="9cuuvd"><option id="9cuuvd"><option id="9cuuvd"></option><dt id="9cuuvd"></dt><span id="9cuuvd"></span></option><tt id="9cuuvd"><thead id="9cuuvd"></thead><table id="9cuuvd"></table><u id="9cuuvd"></u><i id="9cuuvd"></i><pre id="9cuuvd"></pre></tt><q id="9cuuvd"><strong id="9cuuvd"></strong><b id="9cuuvd"></b><noframes id="9cuuvd">
                • <strike id="ttmkgx"></strike><legend id="ttmkgx"></legend><strong id="ttmkgx"></strong><fieldset id="ttmkgx"></fieldset>
                  1. 金球娛樂,熬成一碗粥的清淡人生

                      媽媽說:“頭發怎麽掉的越來越嚴重了?”一句話,讓金球娛樂心疼了好久好久。我開始反思自己,良久才發現眼睛中又一次蓄滿了淚水。
                      媽媽的頭發以前不是那樣的,我記得很清楚。長直且濃密烏黑,曾經我一直都很喜歡。回想起媽媽操勞的那一個個夜晚,我才發現有些東西就那麽流逝了。可是那些不變的關懷,卻依然曆曆在目。
                      自從我上高中以來,學業負擔以及家庭上給的壓力一直都很沉重,于是在這方面思考得越來越少了。有時候是沒時間想,然而更多的時候則是不敢想。遭遇到媽媽的一句拷問,我瞬間發現自己越來越多的時間都給了一些虛無缥缈的東西。
                      我知道熬夜這種東西對身體有多不好,我明明知道的,可是我甯願抱著電視電腦也不願意自己把衣服給洗了,而媽媽總是在上班回家看著我們吃完飯之後,才會開始洗衣服。這樣的生活,不熬夜,不操勞又怎麽可能?媽媽無條件的接受了這一切,仿佛是使命般的。每當我說起之時,媽媽總是說:“沒事,這算什麽,麻煩的還在後頭了。”
                      我知道她這句故作輕松的話中隱藏了多少不堪,我更看到了她內心的疲倦與雷打不動的愛。那雙媽媽的手,不再是小時候牽著我過馬路的那雙手了。它真正經曆了的遠比我想象中的要多得多。
                      仔細品味著《時間都去哪兒了》這首歌,那一句句歌詞訴說著母親的一生,卻在拷問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心坎。我知道我該開始心疼母親,而不是只知道索取而不加珍惜。終有一天等我有時間再細細品味了,我怕那時候來不及了。于是,我必須開始一步步的靠近,探索媽媽的心靈世界。
                      記得小時候的媽媽愛笑,現在的媽媽做的更多的一件事是歎氣。每一次聽到她的歎息,仿佛是來自遠古世界的呼喚,將我從沉睡中驚醒,我努力告訴自己,這聲歎息,已經告訴了我太多太多,我終將要將它從媽媽的生命中抹去。
                      突然想到,媽媽的那一次落淚,僅僅因爲我的不爭氣。不爲丟人現眼,只爲我自己的不上進。那一次她眼角的淚水再一次浮現在我的眼前,于我而言,那些痛與愛的記憶再一次折返,終于又懂了什麽叫撕心裂肺。
                      我在心裏輕輕地說:“媽,您以後別再熬夜了,我的衣服我自己洗,你累了。” 

                      人群熙熙攘攘,煙霧缭繞,千百支蠟燭照耀了整座寺廟,便是這裏了。一次閑談之中,癡心向佛的外婆求得一處好地方。“聽說是極靈驗的,前些日子我呀帶著我的剛出生不久的小外孫就去了一次,我的小外孫啊,醫生說是感冒,卻久久不見得好,我是急死了都……”“不過你猜怎麽著,這一回來我的小外孫就大好,這是那裏的佛祖靈驗啊,現在啊,我的小外孫胃口都很好呢,活蹦亂跳的,看得我那個心歡啊!”只見她曉得合不攏嘴。外婆也附和的笑著,又試探了一遍:“若真像你說的那麽准的話,改天我也去看看。”我知道外婆這是爲了常年出門在外的舅舅祈禱平安順利,她把祈禱熬成一股希望,升騰而飛,保佑平安。
                      我記得小時候是跟外婆一起生活的,一閑下來,外婆就帶著我去廟裏拜佛。從剛開始的教我在神靈面前怎麽說話,怎麽祈禱,再到我熟練地在佛祖面前完成我的禱告。外婆總是會先看我認真的完成使命後她才開始她的虔誠的祈禱。小時候我會在外婆禱告的時候把那麽尊敬的神靈都仔細研究一遍,動作,相貌以及武器之類的東西,還會偷偷的模仿著,盡管有時候被外婆看都會罵我不尊重神靈。但是這種小調皮會被年幼而掩埋。而長大些時,和母親一起去廟裏,母親會讓我幫著她做這做那,手忙腳亂,我更沒有任何的閑工夫去研究這一處神靈們的模樣,因爲時間在教會我成長的同時也沖去了歲月留給我所爲孩子的特殊權利,有時候我還在模仿神靈們的動作,母親會對我說:“該做一個大人了。不能再這樣子了。”于是我就不開心了,于是歲月的痕迹越發明顯了,老來便世故,是在廟裏體會到,把童年熬成歲月,是塵封的記憶裏的那朵花。
                      這座所謂靈驗的寺廟裏也彌漫著許多煙霧,小時候外婆會讓我離得遠些,她說小孩子的眼睛柔弱,會受傷害,我就乖乖的離著遠一些,看著我的老外婆把熏香插進壇裏,嘴裏還念叨著什麽。我長大了,眼睛也好像會變得成熟一些了,被煙熏的久了無動于衷了就像廟裏那些長久坐在藤椅上四周煙霧彌漫的老人們一樣,沉著冷靜,不偏不倚。可是我還沒有長到她們那樣的年紀,也或許沒有那樣子安詳的品格,我也會憧憬,來年我是否也閑來無事,在寺廟裏慢慢晧道著那些年,待歲月老去,金球娛樂也熬成處事不驚,從容自在。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24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9 2001